铜川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流年黄金缕微型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铜川信息港

导读

三月的江南,草长莺飞,又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这么多年,我已经看淡了季节流转,时光变迁,钱塘江的潮涨潮落,西冷桥畔外的花开花谢,时间在我的思

三月的江南,草长莺飞,又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这么多年,我已经看淡了季节流转,时光变迁,钱塘江的潮涨潮落,西冷桥畔外的花开花谢,时间在我的思想中已经没有太大意义,除了那个男子,那次美丽的相守,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次花开花寂。其他的一切已经了然无痕,消逝于长久的等待中。  等待是美丽的,一个人与时间做着你输我赢的较量,有时候我会想,我会是胜利的一方,阮郎终会沿着我送他离开的那条路返回来。  怀揣的心事如天上星眸闪耀,终只能与黑夜一起沉寂,多少个梦里,那首被我轻唱过的黄金缕,在阮郎的琴声中响起。  那不过是一场梦,如贾母所说的,他当作了一场欢笑,世间男子,多以薄情著称,我却那样固执地相信我的阮郎,有一天会骑着青骢马,来带我离开。    我从没停止过寻找,遥寄的书信虽然石沉大海,可是我知道,有一种相信一旦在心底萌芽,它便是根深蒂固。  这么多年,我不知为何不能爱上别的男子,那么多男子,在我的身旁绕转,贾母语重心长的劝慰,我知道,身世飘零的女子,如流水浮萍,需要一棵浮木做为依伴,可是心底却有一道千年难以愈合的伤,纠缠着我的余生。  我遥盼着,守望着,夜夜轻抚我的琵琶,在西冷桥畔听潮涨潮落,看冰雪消融。  我甚至会想,如果那年不送阮郎离开,以后会是怎样的情形?琴瑟相和,白头携手?尘世中的情能经历三生三世地流转吗?世间琐碎,掩盖一切丛生繁华,那不过是一场凄美的奢望。  我暗笑自己的精明,如此精明剔透地看透所有,却看不穿自己的眼泪。  我会记得,阮郎离开时的表情,千语锁结,双眸黯然,我从未见他有如此的沉默寡言,即使他的母亲来信以死威胁,我的阮郎也只是暗自叹息。  我盈盈笑看着,用美丽的笑容来送他离开,三步一回头,钱塘江上,暮雨黄昏,西冷桥下,纸伞倒影。  心里的诀别,是另一种期盼的暗生。    后来人多笑我痴,多笑我狂,谁也不曾知晓,寂寞中的生活,我只能以疏狂暗自打发,寄情山水,留语书画。  因为我的内心也不曾知晓,来年的花是否会开,来年,是否草长莺飞。  或许,连阮郎都已经忘却,为了他,我已经不复自我,为了他,我已经心死枯寂。  许多人猜测,我对孟浪是否有情,那样不顾一切接济于他,甚至说,我思慕富贵,其实无人知晓,这一切,只是为了阮郎,我希冀着,孟浪有一天能走到阮郎所在的地方,能把我的思念传达,哪怕告诉他,有一个女子在遥远的江南做着一场痴傻的等候也好。  为了我的阮郎,青春可负,又何惧流言呢?    来年的三月,草长莺飞,我在期盼中等候佳音,时光流转,韶华已换。  当孟浪归来告诉我阮郎已经成家的时候,所有人都看见了我的笑容,在黄昏中欲欲开放,时光已经是他年,我仍固执地相信,我的阮郎,骑着青骢马,在西冷桥畔看着我,花衣招展,唢呐声响。  贾母的眼泪落在我的脸上,她看着我消瘦的身体,无语叹气,我知道,她在难过,甚至在为我心伤。我却笑了,笑得那般开怀,所有的期盼都有一个了结。  暮雨愁更黄昏急,钱塘江边,水涨潮落,我已经习惯了季节流转,时光偷换,强撑着身体站在窗前,偷看一眼这一片枯草寂寂的江南。  我笑着问贾母,春来了吗?  贾母抚着我,连连点头,我知道她在担心我,担心我有一天就随这时光去了。  其实死亡我并不害怕,它也算是一种了结,了结尘世里所有的恩怨情仇,至少不会让我有机会去恨我的阮郎。  春天来了,这片枯草也该重生了,来年,花会开,鸟会欢叫。我呢喃低语,话到这里,心底却蓦然酸楚,眼泪颗颗掉了下来。  丫头,你会好好的。贾母在我身边不停地说。  我知道她在安慰我,我只是很想念我的旧日时光,一切都遥不可及,身边的古筝,轻弹,奈何一曲已是奈何天。  死后,葬在西冷桥边。    后来人多猜测我的用意,更多人认为我是一个放浪形骸的女子,把我与陶渊明相比,纵情山水,死后依旧不改秉性。  这些人,都虚妄地猜测我的内心,我在想,他们或许没有深爱过,怎知一个漂泊流离女子内心的期许?  许多年后,有人把我的故事写成书,南宋更有一个男子,对人说我曾在他的梦里出现,为了证明真实,甚至写了一首黄金缕出来以假乱真,后世的人也就相信了。  只是无人明白,一个乱世女子,生都等候不到真情,又怎会在死后去寻找一份虚无?  一切只是传说,久远,就如我,再也想不起阮郎为我写的黄金缕是什么曲调?再也无从记起,那个叫苏小小的女子身上的故事。  妾本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燕于衔将春色去,纱窗几阵黄梅雨。  斜插玉梳云半吐,檀板轻敲,唱彻《黄金缕》。梦断彩云无觅处,夜凉明月生南浦。 共 17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不射精症病症到底有着怎样的形成因素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