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川信息港

当前位置:

百味杀人事件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铜川信息港

导读

一       我们在上高二的时候,搬进了新校区,自然也住上了新宿舍楼。新校区坐公车要一个半小时,绕过一个不高的小土山。   我刚下

一       我们在上高二的时候,搬进了新校区,自然也住上了新宿舍楼。新校区坐公车要一个半小时,绕过一个不高的小土山。   我刚下公车的时候就对这里产生了莫名的恐惧,这种恐惧不是惊吓或者害怕,而是一种由敬畏而产生的恐惧。我把这想法跟赵琳说了,他笑了笑,指着远处说:“你是因为看见那里了吧。”我顺着他手指向的方向看去,在土山的半山坡上有一片稀疏的松树林,在其中一棵松树上还挂着一块白底红字的牌子:6639X烈士公墓。在整片的郁郁葱葱中那几个红色的大字格外显眼,我打了一个冷颤。   我们被安排到了宿舍楼的四层,长长的甬道,无数个屋子,我们偏偏分到了水房对面的宿舍,本来想着要去挑换个好位置的。邢星却一边收拾床铺一边说:“得了吧,都消停的吧,这好歹是阳面,到时候再给你分一阴面,多么得不偿失。”我们一想也对,就没多矫情,这一住就是半年。   我们的宿舍号是420,阳面。对面是水房,说是水房,其实就是洗手间。被分割开来,外面是水房,左右四个水龙头一共八个,再往里有个小门,进去是厕所,四个蹲位。水房旁边的是419宿舍,也就是这半年来,我们口中的无人宿舍。   从我们进来之后,这个宿舍就一直锁着门。因为处于阴面,又是新楼,挨着水房。所以门上有明显被水侵蚀的痕迹,门上有一面玻璃,这是所有中学宿舍的标准配置。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里面的摆设,很干净的一个小屋子,六张上下铺,三个一组排在两边,中间是个宽阔的甬道,尽头是个小窗台和一扇门,门那边是阳台,和这楼里的所有宿舍一个配置。不同的是,这个屋子里显得很潮,墙面上是黑色潮锈,小窗台上还长满了绿色的苔藓。我们就这样面对着水房,侧挨着419住了半年的光景,一切相安无事,直到那天中午我们撬开了419的屋门。   那天中午我们吃完午饭回宿舍午休,宿舍的钥匙一直是小胖保管,结果他忘在了屋子里。我们找来了无数的钥匙去试,结果那锁如着魔一般死死的锁着。楼管大爷溜溜达达的走上来说:“你们420的锁是你们自己配的,没有往我这儿交钥匙,我没办法。”说完又溜溜达达的下楼了。,我们想的办法是砸碎玻璃爬进去,因为门上面有一扇可以支起来的窗户,砸碎窗户上的玻璃,可以爬进去,送出钥匙然后开门。晓亮又瘦又高,这个任务非他不可,终于打开房门,可是玻璃碎了。宿管大爷又溜溜达达的上来说:“玻璃是你们自个儿砸的,学校不给配,你们自己想办法。”说完又溜溜达达的下楼去,所以我们瞄上了419的那扇玻璃。   我们派李宁偷来了宿管大爷手中的钥匙,一把一把比对419的锁,一声清脆的声音,锁开了。我们刚一推开门,一股腥臭袭来。赵琳骂了一声说:“卸玻璃。”我们七手八脚的忙活起来,就在他们卸玻璃的空当里,我回头看这个屋子,一股压抑的气氛,让我感觉喘不过气来,我尽量大吸一口气,感觉痛快了许多。墙上的腻子因为潮湿的原因,已经有脱落的痕迹,裂开了缝隙。小窗台上还有几双筷子和一个满是灰尘的瓷盆,证明这里确实有人曾住过。阳台上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楚,因为窗台上的玻璃窗户仿佛也生了苔藓一般显出一种诡异的绿色。   “二狗,走了。”小胖叫了我一声,我回过神,他们已经拆好了玻璃。我一个离开屋子,锁上锁的时候,我不经意的从门的玻璃里又望了一眼屋子,惊出了一身冷汗,我仿佛看到那泛着绿色的窗台上的玻璃后面显出一个人的样子,准确的说是一个人脑袋的样子,就好像一个人躲在了阳台一侧,身子被墙壁挡住,探出脑袋来偷看屋子里一样。   我定神再看的时候,玻璃上什么也没有,只有那诡异的如苔藓般的绿,模模糊糊。他们已经把宿舍里的玻璃装好,赵琳拍拍手说:“大功告成,走,二狗,斗地主去。”赵琳边说边过来搂我,因为他比我高出一头,所以在他手搭在我肩膀上的时候,我看见他也透过门上的玻璃望了一眼419,脸上那一刹那的诧异让我感到震惊。   就在当天下午,水房里的一个水龙头突然甭开,维修工废了好大力气,终于修好,只是那个新换上的水龙头也是个坏的,拧不紧,总会滴滴答答的流水。维修工一脸愧疚的说:“我只能修到这种地步了,先这样吧,过一阵我请我师傅过来彻底修好。”   我因为有强迫症所以睡眠质量一直也不好,不是睡不着就是醒不了,可是那天晚上,11点宿舍楼熄灯后,基本上没有人说话了,我们都安静的躺在床上,有人发短信,有人偷着看小说,我则躺在床上百无聊赖,滴答滴答滴答的声音从水房传来。邢星发完一条短信之后说:“妈的,破水龙头,修还不修好,一个劲儿的滴水,怎么睡?”众人纷纷感慨。我感到很累,没去理会他们,我在迷糊中听到滴答滴答滴答的声音,放佛催眠曲一样,就这样我开始了个梦。   我梦中的场景是我们的宿舍,我们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八个人盘腿坐在自己的床铺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突然熄灯号响灯灭了,有人提议睡觉,我说:“睡什么,接着聊,我这儿有手电。”我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把手电,电量很足,可是不是散光而是聚光,所以能照到的地方有限。于是各位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说起来,谁说话,我就用手电照在谁那儿,就这样,突然宿舍的门开了,借着楼道里昏暗的灯光,看见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她光着脚,穿一身白色的旗袍,胸口的位置绣了一朵鲜红的牡丹花,我想努力看清楚她的脸,却越看越模糊,我大叫一声扔了手电筒,手电筒在地上来回的旋转,我暗暗祈祷,千万不要照到我,千万不要照到我,慢慢手电筒停了下来,一束惨白的光照在了邢星身上,整个空间仿佛凝固一般,只能看见门口那个若隐若现的女人,和在光亮下不知所措的邢星。女人开始走进屋子,两只眼睛望着前方,穿过甬道站在了我们宿舍连接阳台的小窗台前,我心里一惊,又是窗台。她走到窗台前慢慢的蹲下来,对着窗台那一截矮墙仔细观看,少顷,她举起双手开始拼命的抠窗台矮墙上的腻子粉,我看到洁白的墙面已经被她抠出了一道道痕迹,突然她加快了速度,开始变得疯狂起来,墙皮也大块大块的剥离。就在这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她整个身体开始后移,就像有人从后面拖拽她一般,但她仍旧双手伸向前方做抠墙的样子,她被拖拽回了走廊里,砰的一声房门关上。   我睁开眼,大口大口的喘气,我借着手机的光亮看了看表,两点四十。我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做了这样一个梦,宿舍里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我感到踏实了许多。滴答滴答的水声从水房传来……   第二天的早上,邢星哼着小曲叠被子。我说:“你昨晚没事儿吧?”邢星很不解的看着我说:“没事儿啊,怎么了?我还能死了不成?”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整个上午我都感到浑身的不舒服,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上完节课的时候,邢星过来跟我要宿舍的钥匙。邢星说身体不舒服,下午的课不想上了,回宿舍睡大觉去。我没说什么,就把钥匙给了他。   铃铃铃上课了,我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爆炸了,什么都听不进去,放佛有一万只苍蝇在我耳朵边上叫嚷。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下了晚自习之后我们照例准备买些东西吃,我给邢星打电话,没人接,第二个,没人接,第三个,没人接。   我和赵琳跑回宿舍,剩下的人买东西。我们一口气跑上了四楼,听见水房里哗哗的流水声。“邢星!”我大喊一声。只听见水房里传出了他的声音:“干嘛?我洗澡呢。”   他光着屁股从水房里出来说:“洗个澡,真舒服。”说完他走过来在衣架上搭毛巾,我的手不经意的碰到了他的后背。我一个激灵把手缩了回来说:“邢星,你身上怎么这么凉?”邢星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说:“凉?废话,我刚洗完凉水澡,能不凉么。”晓亮他们此时也买了东西回来,人们也陆陆续续的回了宿舍,整个楼层开始热闹起来。我们聚在晓亮的床铺上开始吃夜宵,我招呼邢星的时候,他已经躺下了,双手捧着手机等短信。赵琳调侃着说:“妈的,又是一个痴情的种子。”   熄灯,我们各自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晓亮打开了话头:“哎,你们说,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   赵琳:“我不知道,我没见过,不过我听说好像有人见过,我们那儿就有人见过,说是见到鬼的人,还跟鬼说话呢。”   众人开始热烈讨论起来,我想着这个时候讨论鬼神终归是不好的,想打断他们又怕打扰了大家的氛围。   邢星呵斥了一声说:“这世界根本没有鬼,人心才是的鬼。十一点多了,都消停的睡觉吧。”邢星说完这话,大家也便没有多说话,感慨了几句就都安静了下来。滴答滴答滴答的水声又开始从水房传来,邢星突然从床上做起来说:“妈的,整天滴答滴答滴答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说完他开始穿衣服。   “你穿衣服干吗?”我问。   “修水龙头。”邢星答。   修水龙头,你就过去修吧,至于穿衣服吗?”我接着问。   邢星不再回我的话,径直的出门而去。吱的一声我听到了水房门开的声音,邢星骂骂咧咧的出去,此时却突然没了声音,只有滴答滴答滴答水流的声音,就在我疑惑的一刹那,哗哗哗的水声响了起来,砰的一声像是门被重重的关上。不好,我大叫一声,所有人都精神了。我们打开宿舍的门,昏暗的走廊里静悄悄,只有水房里传出的哗哗哗流水的声音,我拿手电筒探了过去,我和赵琳走在前面,水房里空空如也,只有八个水龙头不知被谁拧开了哗哗的流水,因为是晚上的原因,水压很大,水流重重的砸进大理石的水槽里。邢星,赵琳小声的喊了一声,没人应答。我们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看到,水房通往厕所的门被关上了,这道门通常是不关闭的,为了方便大家进进出出,这道门是被一块鹅卵石挡住的。我们走进了水房里,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赵琳急促的喘息和抖动的身体,后面跟着晓亮和小胖几人。   我试着推了一下那道门,放佛被人从里面锁上了一样。我看了一眼赵琳,赵琳说:“让我来。”他后退了几步,起跑撞门,第三下的时候门被撞开,赵琳差点一头扎进小便池里。我拿着手电跟着进来,轻声的叫着邢星的名字。我们找遍了所有的蹲位都没有邢星的影子,就在我和赵琳转身的一刻,赵琳啊的一声大叫起来。我把手电筒打到门上的时候,只见门后面伸出了两条腿,赵琳战战兢兢的喊着邢星的名字,我大胆的向前,伸手扒开了门,眼前的景象让我着实的大吃一惊。邢星坐靠在门前,他的腰带通过门把手绑了过来,套在了自己脖子上。微微的闭着双眼,嘴角显出得意的微笑,双手放在胸前捧着一朵鲜红的牡丹花。我压制不住心中的恐惧,大叫了起来。      二      我和赵琳哆哆嗦嗦的坐在派出所里,小孟警官倒了杯茶水放在我面前说:“别害怕,仔细的想想当时的情况。”   赵琳此时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他大口大口的喘息。我定了定神,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我看到小孟警官拿着水杯的手有些发抖,他看了看旁边警官的记录突然抬起头来问我:“按照你说的,邢星从走出宿舍到你们冲进水房不到一分钟?”   “不到半分钟,我们宿舍门就对着水房的门,从他出门到我们发现不对冲进水房不会超过半分钟,我肯定。”我回答。   我和赵琳在记录上分别按了手印之后,就离开了派出所,系主任张德老师开车过来接我们,在车上他似有意似无意的说:“按说发生了这种事,应该让你们安安神,可是学校也有学校的苦衷,这个事情摊在哪个学校都不好,学校里是不想把这事扩散出去。”我连连点头说是,我们又回到了宿舍里,只不过水房被封了,还有几个警察在里面拍照和询问宿管和校领导。   一进宿舍的门,我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邢星的床,床上很整齐,干净的褥单,和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等等,被子?叠的整整齐齐?不对啊,这事情肯定不对劲。我坐在自己的床上开始想,这么短的时间里,谁会杀死邢星,或者说谁有可能在不到半分钟里能杀死一个小伙子,他出门前说是要修水龙头,为什么要穿戴整齐,按照他以前的习惯他是个光着屁股在楼道里跑的主,他去之前明明已经铺好被子了,为什么还要叠起来。这一切都弄的我脑袋发胀,这一切又与我的梦有什么情况。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校领导和警察走进了我们宿舍,大意是安慰了惊恐的大家,表示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给死者一个交代,让我们先暂时住在这里,明后两天研究给我们换宿舍的事情,警察拿一个黑色带子把邢星床铺上的东西装走。   那一夜我们谁也没有再睡,我们几个人聚在了一个床铺上,大家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各自喘息。突然赵琳一把手抓住了我的胳膊说:“二狗,你说会不会是她。”他的举动着实的吓了我一跳,我反问:“谁?”赵琳说:“别装了,我知道你也看见了,419。”当赵琳说出419三个数字的时候,我猛然清醒许多。赵琳接着说:“那天我们拆玻璃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一直盯着窗台上的窗户看,一开始我没在意,后来我抱着玻璃出门的时候,透过玻璃里反射出来的模糊景象,我看见那窗台的窗户上显出了一个探出来的人头,后来我发现你一直站在419的门口,我过去假装搂你,侧头的时候又发现了她。我视力一直很好的,你知道你也发现了她,是不是?”我肯定的点了点头,小胖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共 1257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比较好
标签

上一页:城市12

下一页:你是否听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