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川信息港

当前位置:

那个迷书的乡村娃

2019/12/06 来源:铜川信息港

导读

那个迷书的乡村娃一个星期天,好容易弄到一本连环画,忽然又被要回去了,一个人坐在小石桥边闷闷不乐。这时候,一个张姓大同学,走拢我,问:“听

那个迷书的乡村娃

一个星期天,好容易弄到一本连环画,忽然又被要回去了,一个人坐在小石桥边闷闷不乐。这时候,一个张姓大同学,走拢我,问:“听说你相当喜欢读课外书?你一个三年级学生,读得懂吗?”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他说:“跟我到我家去,我借你课外书看。”我且惊且喜,跟着他去了。到了他家,他把我领到小楼阁上,从当作床用的谷仓上抱下个红漆箱子,打开,露出一本又一本的书。看见如此多的书,我眼睛里立即就伸出无数双小手,恨不能把这些书都立即抓到怀里。他翻了翻,找出比较薄的一本,递给我:“你先看这本吧。这本容易读,读过了这一本,再给你换一本。”

我捧上书,连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说,从他家跑出,一口气跑到村外小沙河边洋草果树下,在暖洋洋的阳光里贪婪地读起来,把晌午饭都忘记了。到太阳挨山冷风骤起时,我已经读出去了好几十页。这是一次何等新鲜而畅快淋漓的阅读。这本名《欢乐的海》的书,虽然很薄,但已经不是我之前接触过的小人书了。随着书页不断被轻轻翻动,我少年的情感思绪生上了欢乐的翅膀,飞出家村坝子,飞过万水千山,飞到西沙群岛……这是我接触的部真正意义上的文学作品。

我用一个月的时间,将《欢乐的海》读了五遍,书中的几个句段现在还能背得出来。读第二遍的时候,我将不认识的字用铅笔记在作业本的二封三封上,去问老师,问我们生产队会计和记分员,边请教边给生字注音。一个月时间里,我学会了课堂上还没有学的二百几十个生字。这样,当我把《欢乐的海》还给那位张哥哥,从他家里借到第二本书时,阅读起来就很顺畅了。向张哥哥借阅的第二本书是《闪闪的红星》,页码比《欢乐的海》多出去了许多。接下来是《铁骑》、《吕梁英雄传》、《红岩》等。那一年,到他家里借书还书,成了我少年人生的一件无与伦比的畅事,以至于三十多年过去了,隔月隔年,我就会在梦中走进那张哥哥家那个小楼阁,和张哥哥一道,从那个红漆木箱里,翻出一本又一本纸质发黄的书。梦中的那份喜悦和幸福,丝毫不亚于当年。

张哥哥存有的十几本文学书一年内被我读了个遍。一个三、四年级学生能够通读砖头样的“大书”的消息,成了村里的头条,一些家里有存书的家长,为了让他们的孩子也能读课外“大书”,长知识长见识,就从箱子柜子里找出珍存的书籍,让他们的孩子抱着来找我,请我带着读。有《大刀记》,有《连心锁》,有《林海雪原》,有《欢笑的金沙江》,都是长篇小说。于是,在张哥哥再没有其他书借给我的时候,通过所谓的“带读”,我又读到了一本又一本的文学书。

仪器仪表
云计算
历史解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