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川信息港

当前位置:

晓荷遇见拆迁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铜川信息港

导读

李成旺家。  张氏坐在沙发上,边撕豆角边看戏,戏曲为上党落子《骂殿》。《骂殿》演至痛骂潘仁美处,老婆婆啪地一拍手,喝得一声:“好,骂得好,哼

李成旺家。  张氏坐在沙发上,边撕豆角边看戏,戏曲为上党落子《骂殿》。《骂殿》演至痛骂潘仁美处,老婆婆啪地一拍手,喝得一声:“好,骂得好,哼,潘仁美这个王八蛋。骂,使劲骂,骂死这个老龟孙。”  张氏把撕去筋的豆角掰成几截,有点气呼呼地用力向盆里扔,扔一截,说一句话:“咱在这里住得好好的,非让拆迁,拆甚么拆?这老房咱住惯啦,方便,楼房又好个啥?再说,咱老头子死在这屋里,咱不走,咱要在这里和老头子作伴儿。那个叫什么凤啊娇啊的闺女,一直来劝说让咱搬迁,真心烦。”  单凤娇手里掂站着三斤豆腐,拐进小巷,径直走到张氏的门前。  单凤娇芳龄二十六岁,身高将近一米七,身材不说了,反正是能迷死男人的那种。还有更让男人神魂颠倒的,就是她那张瓜子脸,丹凤眼,双眼皮,面如带露桃花,肌肤细腻,欺霜赛雪。一路走来,单凤娇喃喃自言自语:“县里决定拆迁改造棚户区,建设美丽刈陵,为居民营造一个更加美好的生活环境,这本来是个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可一些居民就是榆木脑袋不开窍。这不?李成旺他老母亲这家,我来好几回了,到现在还没能说服老人家。昨天和李成旺说好了,他答应帮我劝说一下他的老母亲,这回应该有把握了。”  走到李成旺家大门口,单凤娇皱皱眉,摇摇头:“唉,说实话,对张氏这样的居民,姑娘我还真有点伤脑筋。”  迟疑了一下,单凤娇方举手敲门:“大娘,请你开一下门,好吗?”  张氏停下手中的活,侧耳一听,脸色骤变:“我的妈呀,说曹操曹操就到,这闺女又来了。”  张氏从沙发上站起又坐下,坐下又站起,反复三次,心里充满矛盾。起身,在屋里转了两圈,一咬牙,走出里屋,开了大门。  “大娘。”进屋后单凤娇甜甜喊了一声,将手里的豆腐放在茶几上。  张氏表情十分严肃,空气骤然紧张,如临大敌:“闺女,又来啦?”  “噢。大娘,我今遭来你家……。”  张氏赶紧摇摇手,打断她的话,面呈怒色:“闺女,你不要再说了,你千万不要再说叫咱搬家这号事,你不说便罢,你一提拆迁这号事咱就来气。”  “可是大娘,这个事还非说不行,你瞧你这些街坊邻居,大家都表态说同意拆迁,接受县里规定的补偿办法,就你家一直说不通。大娘,我还是那句话,咱县拆迁改造棚户区是个好事,对你们这些居民来说,只有百利而无一害。”  张氏正端起不锈钢盆往里撕豆角,一听单凤娇又说开拆迁的事,脸一变,啪,将不锈钢盆扔在茶几上:“你不用说这了,不顶,说破天也不顶。闺女,你要再说这,就不要嫌大娘没礼貌啦,那你就走哇!”  单凤娇着实感觉有些难堪,但职责所在,又不能不说:“大娘,以前我已经说过,县里明文通知,征收范围内的被征收人要顾全大局,服从县城建设规划,积极配合征收工作,不得以任何理由和借口阻拦。你应该……  “阻拦?我就阻拦了,你能把我吃了?”突然,张氏生气地站起身来,抓起茶几上那块豆腐朝单凤娇脸上摔去:“我还打你了,怎么着?你这个闺女怎么回事?不叫你说这号事你偏说,咱俩没话说,你不用枉费心机了,你给我出去。走走,走,走哇!”  单凤娇瘁不及防,被打个正着,豆腐块在单凤娇的粉面上爆炸开来,活像一朵盛开的雪莲花:“你!哎呦。大娘,你,你这是干啥?”赶紧掏出小手绢擦拭,样子十分的狼狈。  正在这时,李成旺出现在巷道里,急走两步,推门进院,一听他母亲大声吵闹,赶紧跑进屋里,心知情况不妙,进屋后一把拉住他妈:“妈,你这是干什么?出格了,太不像话了!凤娇姑娘是代表县委、县政府来的,你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对待人家?你老人家坐下,先消消气,听我说上两句,要是我说得不对,你再说话行不行?”  张氏瞪了儿子一眼,气呼呼甩开李成旺的手,指着李成旺的鼻尖:“我给你说成旺,你可不能胳膊腿往外拐,我这是给你争利益了懂不懂!”  李成旺看着眼里噙着泪花,轻轻擦拭脸上身上碎豆腐碴的单凤娇,歉意地说:“小单,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啊。”转过身来,略微带气说:“妈,棚户区改造拆迁房屋是咱县里城市建设大局,咱应该服务大局积极配合才对。再说,拆迁补偿国家有规定,像咱家这种情况,按平方算账,补偿咱两套住房已经不亏了,你还要干啥?你不能难为人家小单啊。真是的。”  张氏恼火地大吼道:“放屁,你个半调二百五,甚叫不亏?就数你先进。我在这里住了三十多年了,说让拆就拆?没门!”  “妈,你儿子不是半调二百五,是共产党员,应该带头拆迁,决不能拖国家的后腿。再说--。”  “呸!不孝子,你不用给我唱高调,我拖国家后腿,谁拖我后腿了?两套不行,至少三套,没有三套房,说甚也不顶,我是一家之主,我说了算!”  李成旺被冲了个倒刹气:“妈,你……”  张氏怒眼圆睁:“我,我怎么了?”  李成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看了单凤娇一眼,无奈地摊了摊手,摇了摇头。单凤娇笑了笑,走到沙发前挨着张氏坐下。  单凤娇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将委曲吞下肚里,隐去眼里的泪花,微笑着说:“大娘,你听我说。”  张氏脸一扭,从鼻孔里吐出一个字:“哼!”  哼完之后,张氏站起身来转移到傍边的单人沙发上,脱掉鞋,盘起腿,眼望门窗,不说话了。  单凤娇苦笑说:“大娘,你不要生气,成旺说得对,我给你说,房产是你家的,可土地是国家的,你们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当国家需要时,使用人必须服从国家利益。再说,拆了你家房子,国家给你们的补偿,比你家房子的实际价值要高许多,这也是充分考虑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大娘,希望你能想得开。”  张氏噌地转过脸来,吼叫道:“放屁!我说了,不给三套房,你就别费劲了,说甚我也不会听,没用。”眼望天花板,一付不屑的样子  李成旺哭笑不得。思忖一阵,突然双膝一屈,跪倒在老母亲面前:“妈,小单说得有理,你就同意拆迁吧,不要硬顶了,这样不好,传出去,别人能不笑话咱?”  “笑话?谁笑话?叫来我瞧瞧。哼!”  “妈,你这是无理取闹。”  单凤娇的情绪显然也有点失控了:“大娘,拆迁补偿国家是有政策的,你不能这样不讲理啊。”  张氏大恼,气愤地说:“什么,我无理取闹?我不讲理?我哪里取闹了,哪里不讲理了?哎呦,气死我啦!”突然从沙发上赤脚站起,抓起个布娃娃就要打李成旺。  正在这时,李成旺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哪位?”  电话里传来急促的声音:“李小军家长吧?我是你儿子李小军的班主任,小军同学得了急病昏倒在教室,请你赶快来,快!”  李成旺大惊:“妈,不好啦,出大事了,咱小军得了急病昏倒在教室里!”  张氏大急,急问道:“啥?妈呀,怎会这样?”  单凤娇急声道:“快,叫救护车。”  急促的救护车鸣笛声响起。  县人民医院。病房里,护士正在给李小军输液,人已经清醒。张氏坐在李小军脚边。李成旺在病床前头,给儿子擦脸上的汗水。  单凤娇:“护士,孩子得的什么病?”  护士指着化验单,放低声音说道:“血癌。”  单凤娇一惊:“什么?血癌?”  护士把嘴贴近单凤娇的耳朵:“血癌就是咱们常说的白血病。”  尽管护士的话音够低的了,但还是被李成旺听到耳朵里,吓得脸都白了:“白血病?我的妈呀!这可怎办?这病我知道,花上几十万还不一定瞧好。咱就是个种地的,全靠小军他妈在外边当保姆打工挣的那点钱养家糊口,怎弄那么多钱治病?唉,愁死我了!”  李成旺痛苦地蹲在地上,双手捂着头,忍不住流下泪来。  突然,病房门开了,医生走进来。一秘书模样的年轻人将手里的水果、饮料、食品放到孩子的病床左侧床头柜上。  医生向张氏微笑了一下说:“大娘,柳副县长看孩子来了。”分别向张氏说介绍说:“这位是柳副县长,这位是拆迁办刘副主任。”  柳副县长:“大娘,孩子好点儿吗?”  张氏大窘,老脸一红,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柳副县长上前看了看吊瓶:“大娘,你小孙孙得病的事,小单已经告诉了我们,县委姚书记指示,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给孩子把病治好。”  柳副县长的目光转向单凤娇,望着单凤娇脸上、身上的豆腐渣,一怔。但神态很快恢复正常:“小单,你马上到慈善总会一趟,先争取一部分救助给孩子交付住院费。”又望着拆迁办副主任,叮嘱道:“老刘,你联系县委、政府两办商讨一下,马上举办一个全县募捐活动。”  张氏看了柳副县长一眼,大为感动,有些不好意思:“这个,这个,谢谢县长,我……”  柳副县长一摆手说:“大娘,什么都不用说,我能理解你老的心情。搬迁的事暂时缓几天,先给小孙孙治病要紧。”  又转身对单凤娇说:“小单,老人家年纪大了,孩子他妈妈在外打工,病床前没人不行,这几天你就负责帮大娘照顾孩子。记住,照顾不好,就是失职,懂吗?”  单凤娇会心一笑说:“柳县长,你就放心吧。“  向张氏等人告别后,柳副县长一行走出病房。  望着柳副县长的背影,又望了望单凤娇,张氏既感动又悔愧,嘴唇颤抖,眼里蓦然涌出泪花。她在心里暗暗说道:想不到,想不到啊。人家这样对我,我却那样对人家。我!  输液完后,护士拔掉针头。李小军哭丧着脸问道:“奶奶,我,是不是要死啦?”  张氏抱着小孙孙,抚摸着孩子的头,闭上眼睛,泪如泉涌。稍倾,突然睁开眼睛说:“成旺,你看着咱孩,我马上回家收拾收拾。”  “妈,收拾啥?”  张氏望了单凤娇一眼,低下头:“成旺,收拾收拾,准备搬家啊。”  闻听此言,单凤娇、李成旺会心一笑,俩人互相点点头。  李成旺高兴地说:“那好,妈,你在这里照顾小军吧,我去找人帮忙搬家。”  单凤娇摆摆手说:“大娘,成旺,不急,先给孩子看病,搬家的事随后再说。”  半个月后,李成旺家便成空房,空无一物。 共 369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么预防男性生殖系结核
昆明治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市轻微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无量无佛

下一页:惜缘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