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川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乡长的腰带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铜川信息港

导读

寿老汉拉着一车收购的破烂儿回家。初夏的夕阳软软地照在他的脸上,满脸的汗水掉在路上,砸出一个个豆粒样的坑凹。  寿老汉满载而归,很高兴,不知不

寿老汉拉着一车收购的破烂儿回家。初夏的夕阳软软地照在他的脸上,满脸的汗水掉在路上,砸出一个个豆粒样的坑凹。  寿老汉满载而归,很高兴,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脚步快了,车便颠簸得破烂儿们挤挤抗抗,引发了它们的一场争执。  一条较新的黑皮腰带出言不逊;“呸,真臭!羞与你为伍。”  那只被说成真臭的烂布鞋反唇相讥:“你个臊条条!”  “哼!”黑皮腰带清高地问,“你知道我是谁?”  烂布鞋一时语塞答不上来。  黑皮腰带得意地说:“我是乡长的腰带!”  一说乡长,烂布鞋心有余悸。那次,主人因娶儿媳妇没有叫村干部喝喜酒,村干部就不批给他宅基地。主人找乡长,乡长说你先回村吧,这事马上解决。结果三个“马上”也没解决。一次乡长不耐烦了,一拍办公桌:“混账,说马上就马上!”当时烂布鞋就想:乡长可真威风!  烂布鞋比主人会来事儿,诌媚道:“久仰久仰。”一下子,乡长的腰带温和了许多,它向烂布鞋炫耀:“乡长当干事那年在市里买了我。他开发票时张冠李戴地把我开成了办公用品。回家之后,我就缠在了他的腰上。每次赴宴前,他总是先把我松一个眼儿。后来,他发福了,嫌我缠得紧,就叮叮当当地向外打了几个眼儿,等他当乡长的时候,又往外打了几个眼儿。”  烂布鞋说:“惭愧,我的主人就会穿着我撅屁股吭哧吭哧忙活。”  乡长的腰带又说:“他有时吃一顿饭能换一车你这样的新布鞋。”  烂布鞋听了心里不是滋味,但仍附和道:“还是当乡长的腰带长见识。”  “可不是。”乡长的腰带喷着唾沫星说,“好多次,他和酒店小姐跳舞,让我磨着她的裙子和肚皮,痒痒的。随后,可有戏了……可恨的是,他喜新厌旧。那次,一个托他办事的人把一条一千多元的腰带送给他。他就把我扔到了楼道里,寿老汉又把我弄到了这辆拉车里。”叹了口气,乡长的腰带又说:“反正也享过福了,不枉一世。”  寿老汉到家的时候,天还没黑。他让老伴儿端了碗凉水咕咚咕咚喝了之后,在拉车的破烂儿里翻腾起来。“奶奶的,可找到你了。”寿老汉喜滋滋地把乡长的腰带唰一声拽出来对老伴说,“你看这腰带,还能熬十年哩!”  寿老汉往腰里一试_____松。一个眼儿也松。他就拿起锤找了一个铁钉叮叮当当地往里打眼儿。  都是人,咋不一样哩?一个往里打眼儿,一个往外打眼儿。这下把黑皮腰带打糊涂了。  糊涂不糊涂都罢,反正寿老汉腰里束着乡长的腰带起早贪黑、风里钻雨中行,让它遭了不少的罪……  “你抛弃我,乡长,我诅咒你!”那条束在寿老汉腰间的腰带一面被虱子咬一面恼恨地说,“早晚你得扎着好腰带叫法律之箭射下马来,一头扎进地狱……” 共 10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阳痿伤害你的生活
昆明研究院治癫痫病
云南好的癫痫医院
标签

上一页:你是否听得见

下一页:失去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