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川信息港

当前位置:

减肥药制假乱象黑作坊洋品牌和违禁药品

2019/08/23 来源:铜川信息港

导读

核心提示:不少违禁药品虽然被国家明令禁止,但披上形形 的外衣,仍以减肥药的面目继续盘踞于市场。不少违禁药品虽然被国家明令禁止,但披上形形

核心提示:不少违禁药品虽然被国家明令禁止,但披上形形 的外衣,仍以减肥药的面目继续盘踞于市场。

不少违禁药品虽然被国家明令禁止,但披上形形 的外衣,仍以减肥药的面目继续盘踞于市场。2017年7月17日,苏州市公安局对外通报称,破获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假减肥药案,该案涉及范围达20多个省份,10余名嫌犯落网。

 

 

2017年1月,徐州的天气寒意袭人,但徐州丰县大圣村的一座普通红砖民房里忙于抓生产的 火热 程度并没因此受影响,这种状况维持到1月11日苏州警方的到来才戛然而止。

这是一个隐藏在村落里的制售假减肥药的窝点。当天,苏州警方突然降临窝点时,生产负责人钱镇正忙于制药、发货,看到警察出现在面前,他发了几分钟呆,然后束手就擒。

如今,钱镇正面临刑事起诉。

2017年7月17日,苏州市公安局对外通报称,在江苏省公安厅食药环总队的全程协调指导下,破获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假减肥药案,该案涉及范围达20多个省份,涉案金额以千万计,10余名嫌犯落网。

一批畅销全国20多个省份,打着产自德国、台湾地区的假减肥药由此浮出水面。

值得一提的是,与近年多起被警方查处的减肥药案一样,都指向一种国家违禁制剂 西布曲明。

山村黑作坊打造 进口减肥药

2017年1月11日,苏州警方在石家庄、苏州两地的抓捕行动也同时进行。

据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金锡奇介绍,在这次三地同时行动中,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十余人,捣毁假减肥药的生产、包装、销售窝点,查扣 舒立轻 健之达 PRIMIUM美国燃脂素 等假减肥药 万余盒,半成品原料1.5吨。

这一制售假减肥药线索来自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打假特战队景航表示,2016年10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打假特战队在线监控,注意到这款减肥产品,检测发现含有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于是,将线索推送至公安部,终此案交由苏州公安承办。

2016年11月,苏州警方成立专案组对此案进行侦查。赵辰曦是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太平派出所民警,也是专案组成员。在2017年1月11日的收网行动中,他主要负责徐州方面的抓捕工作。

赵辰曦接受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回忆抓捕当天的情景时依然印象深刻:脏乱不堪的农家小院内简单的制药机器装备和药品随地堆放,粉状的西布曲明在四处布满灰尘并略显锈色的铁罐里堆放着,四周一片狼藉。

犯罪嫌疑人钱镇是这里的负责人,此时,他正忙于指挥几个上了年纪的工人干活,制药、发货的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而现场的卫生条件,令赵辰曦无法想象,眼前所看到的就是制造药品的基地,也与人们印象中严格的制药管理模式大相径庭。

没有任何的卫生标准,多就是在灌药前洗一下手。 赵辰曦说。

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有着精美包装的 德国减肥产品舒立轻 台湾减肥产品健之达 等号称进口的减肥产品被大批量生产,继而通过一级一级的代理人销往全国各地。

在这次抓捕行动中,幕后主谋 27岁的刘今锁也在石家庄落网。苏州警方介绍称,这起假减肥药案的生产、包装、销售整个链条,都是通过坐镇石家庄的他遥控指挥的。

90后 主谋:

从卖成人用品到制售假药

90后 刘今锁201 年大学毕业后曾在铁路系统工作,但他自觉是个有头脑的人,不甘于平淡的日子,不久就辞职做起了生意。

从开饭店,到销售化妆品,再到卖成人用品。刘今锁在短短几年里不断地实践着自己的 生意经 ,2016年,没有任何制药经验的他决定向 制药行业 进军。

彼时,中国减肥产品市场正日益火爆,借助电商平台和社交等网络渠道,这些产品的销售绕开了相关部门的层层监管,使得这一市场如虎添翼般发展,不少人通过这种手段挖到了桶金并发家致富。

类似 靠卖假减肥药 90后 女孩开上了豪车 等新闻也不断见诸各大网络媒体。虽然,类似受到媒体关注过的人物,都难逃被法律追责的命运。

刘今锁也嗅到了这一商机。 因为中国人需要这个(减肥药),有这个需求,所以我才能卖得出去。不然我是卖不出去的。 在接受警方问询的视频中,刘今锁说。

于是他找到了47岁的徐州丰县大圣村村民钱镇,经过一番商榷之后,将制售假药的地点选在钱镇的小院里,从而开始了制售假减肥药之路。

经过刘今锁的指导,钱镇也学会了制药的 手艺 。但在刘今锁看来, 制药 并不是一件复杂的事情,甚至简单到 用机器将药粉和其他粉末搅匀后灌进胶囊 即可。

配之假说明书,假防伪标识,进行手工包装后,刘今锁 研制 出来的药品摇身一变就成为德国进口、台湾进口的减肥药。对周围的人,他毫不掩饰地宣称自己就是做减肥药生意的。

更重要的是,经过这一环节可换来可观的利润。苏州警方介绍,每瓶成本仅十几元的假减肥药,通过网络、社交软件转手售价可达 00元。

但多个普通的微商对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表示,一瓶 舒立轻 售价700元。

苏州警方的证据显示,刘今锁制售假减肥药不到7个月,销售额就高达7 万余元,平均每月10万余元。

另一方面,刘今锁通过发展下线不断拓展自己的市场,苏州的王荃就是刘今锁的下线之一。

2016年 月,刘今锁主动提出给王荃供货,4月二人正式合作,随后王荃号召兄弟姐妹整个家族加入到这一制售假药的行列当中。

对于这一决定,王荃在警方提供的视频中也表示追悔莫及,称自己连累了丈夫、孩子和家人,2017年1月,王荃一家人都被警方抓获。

警方随后在其家中搜查出一万余份已交易的快递单,10万余粒囤积的减肥药胶囊。由于大量聊天交易记录被删除,王荃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被初步锁定的交易额超过 00万元。

而刘今锁也仅是王荃的诸多上线之一,她还代理多个品牌的减肥药。其中的关系可谓错综复杂,警方坦言,侦破的减肥药案也只是众多假减肥药的冰山一角。

致富秘密 西布曲明

刘今锁们 的致富之道靠的是非法添加剂 西布曲明。

西布曲明 制剂因为对人体产生的副作用巨大,被国家明令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已经7年,但披上形形 的外衣之后,仍以减肥药的面目继续盘踞中国减肥产品市场。

在这起被苏州警方侦破的案件中,标注产自德国的进口减肥药 舒立轻 ,被测出每公斤含有西布曲明为2685.7毫克。

据了解,每次大批量生产完,为了确保吃不死人,刘今锁都会让钱镇亲自试药,钱镇向警方供述称,服药后,有口干口渴、失眠、厌食等不良反应。

而当有消费者反馈减肥效果不佳,怀疑其为假药时,刘今锁就会指令钱某逐步加大西布曲明剂量。

据犯罪嫌疑人刘今锁向警方供述,为满足消费者对减肥效果的需求,他不断加大西布曲明的比例成分,从刚开始的每粒胶囊添加25毫克,增加到40毫克,甚至增加到50毫克,对配制成分比例作出调整的依据,则来自他们所认为的 合适程度 。

在此前,长期从事药物分析的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测试中心主任叶利明曾向媒体提供了一起因服用添加西布曲明的保健品而引发精神狂躁,继而把自己的眼睛刺瞎的病例。尽管这些胶囊被测出每粒只含有西布曲明18毫克,但在叶利明看来,含量已经很高了。

记者调查发现,服用过 舒立轻 的消费者,无不表示其确实有减肥效果,但不良反应也非一般人能承受,不少服用者表示, 服用了几粒就放弃了 。

其实, 曲布西明 上市之初就备受各界争议。2010年由于服用该药后导致心脏及神经系统方面的严重不良反应报告不断增多,自此而被我国正式禁用。

但如今,违禁制剂依然冲破层层监管活跃于市。同时,由于在国内对于减肥药的安全性缺乏完善的评估体制这一现状,无疑也考验着中国日益壮大的减肥产品市场。

减肥江湖的造假泛滥

利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体制漏洞以及近年来兴起的 互联网+ 经济形态,一张减肥药制假售假的网络被不断编织。

据景航介绍,近半年多来,阿里巴巴集团已向执法部门推送近200条有害减肥产品案件线索,协助执法部门查处近50余个销售、生产、贮藏窝点,抓捕犯罪嫌疑人近百名,总涉案金额超10亿元。

2017年 月17日,浙江台州警方也对外宣布侦破了一起特大制售有毒减肥药胶囊案,涉案货值达10亿余元,21名嫌犯被抓获。

民警赵辰曦透露,这类案子并不少,他们就曾配合山东、河南、安徽等多地警方在苏州侦办此类案件。

不得不提的是,这些假减肥药品和非法添加剂常常如影随形。

安徽省食药监局在一次调查中也发现,部分减肥产品加了 盐酸西布曲明 酚酞 等违禁药品。

北京医生方大敏透露,一些所谓的减肥保健品,要想达到减肥效果,无疑会非法添加减肥药,有的是处方药,有的则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违禁药品。

此前,不少减肥药因副作用会对人体产生不可估量的伤害而被纷纷下架,除了西布曲明之外,还有芬氟拉明、盐酸苯丙醇胺、利莫那班等都经历了上市和撤市的过程。而如今他们再次 披挂上阵 ,在电商平台和社交软件上大行其道。

苏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处副处长孔繁华介绍,国家对药品管理非常严格,处方药是不允许通过网络销售的,而非处方药也被要求标明OTC(非处方药)的字样,而绝大多数的减肥药都属于处方药。

方大敏则表示,目前, 奥利维他 是国内仅有的合法的非处方减肥药,也是全球的非处方减肥药。

其实,随着电商的兴起,处方药是否可以通过网络平台销售的争论也一直不断。

2014年5月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业界认为,医药电商销售处方药的违规行为有望在正式规定出台后合规。

但更多声音认为,线下药品管理机制尚不完善的情况下,线上销售处方药将带来更多的挑战,因此,该意见稿也一直没有提交正式审议。

孔繁华则表示,大多数通过社交平台出售的 减肥药 其实是存在问题的。

警方呼吁: 像抓酒驾一样打假!

王荃注册了淘宝店对假减肥药进行售卖,但还是以社交平台为主。王荃的做法也是近年来 三无 减肥药横行于微信朋友圈的真实写照。

由于社交软件有一定的隐私性、即时支付等功能,使得案子侦破难度加大。

在苏州警方侦破公安部督办的特大假减肥药案后,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调查发现,对活跃在朋友圈的众多微商来讲,影响并不大,他们仍然若无其事地销售被查处的减肥药品牌,比如,上述提到的 舒立轻 健之达 美国燃脂素 等品牌。

他们常常手握众多品牌,在微信上与记者不到十分钟的聊天时间,就推荐了十几种减肥产品和关于这些产品模糊不清的宣传照片。

当谈及 舒立轻等产品被警方查处 时,他们或直接把记者拉黑,或称 从来不会跟客户主动推荐舒立轻等含有非法添加物的产品 ,继而饶有兴趣地给记者推广她们宣称 安全,又有减肥效果 的减肥产品。

其中一名叫 丽丽 的微商极力向记者推荐一款名叫 水果酵素 的产品。其实,不久前,《法制晚报》就对这起号称瘦身 神器 的产品进行过调查,发现其生产地竟然在北京市石景山区模式口(地名)的一家汗蒸房内。

对于国家明令禁止的违禁药品 西布曲明 在网络上或可以轻易买到,记者通过网络搜索联系到一位可以提供 西布曲明 原料的卖家。沟通后,该卖家表示, 这个月货已经卖完了,要等到下个月才有货。

而一些电商平台,也备受假产品死灰复燃的困扰。一位熟知电商运作流程的人士表示,虽然电商平台大力关闭涉嫌售卖假产品、有毒产品的商家,但是他们换一个马甲之后,又继续出现了。

苏州警方在介绍侦破的这起假减肥药案时也表示,嫌疑人都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比如使用匿名、假名、绑定别人的银行卡,删除聊天记录等方式,这导致要查清销售网络和涉案额度难度很大。

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太平派出所副所长丁炜也对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表示,社交软件带来的社交新特点,为此类案件的侦破提高了难度。

而苏州警方侦破的这起案子,也得益于阿里巴巴大数据的支持、配合。

对于电商平台假产品屡禁不止的现象,苏州警方称,希望 像抓酒驾一样打假! 还表示, 我们需要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主动作为,提供线索并协助警方办案,希望公安+企业联手打假的新模式成为常态。 。

(注:犯罪嫌疑人刘今锁、钱镇、王荃为化名)

孕妇检查糖尿病
伊春癫痫医院哪好
嘉兴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